• Kathy Lam

文字的破壞力

聰明反被聰明誤,文字愈高明的,如果不懂適可而止,反會被文字誤。


文采深,卻令人覺得扮高深,難於與人溝通,宣傳字眼深不可測,令人摸不著頭腦,等於拋錢進大海。最近社會福利署有一系列似充滿文采的廣告,鼓勵大眾市民要「守得雲開見月明」,以花的圖案砌成一個守字。我問了很多人也看不出那個字,我叫他們細心看,在花的旁邊,有一個小得像圖章的字,就寫著一個「守」。這是一系列的廣告,不是一款,是有很多款不同的字及不同的圖案,都是莫名其妙的詩意,用錢來給大眾去玩幾款不同的猜字遊戲罷了。


其實,文字的運用,要看目標受眾是誰。是大眾的話,說起話便要迎合大眾,講他們聽得懂的話,「守得雲開見月明」已是文質彬彬的語句,那個廣告更加上其上款的那句,更加深奧,我現在也記不起了。在地鐵的燈箱放了這些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廣告,真是見一次,嘆一次氣,我想是自己職業病吧。


文字可以是優美的,建立出一種華麗高貴的形象,請欣賞那些賣樓書及廣告的雕琢用字。文字可以是活潑跳脫,帶出一種清新的創意,例如:用飯(“Fan”)tastic去作為新產品的名字,認真好玩,配合出產品的特色。如果配對錯誤,高貴形象配了玩野的字眼,又或是明明對象是年青人,卻用了傳統優雅的形容詞,那便完全不能達到理想的效果。


每天面對很多的文字,只要文字會「出街」的話,我都是加倍小心。同事多次校對,更要找一些未看過的同事Fresh eye看多一兩次。因為坊間有不少報章雜誌都會拿一些用字的錯誤來作反面教材,被人捉了痛腳,一定被人笑死,被客鬧死。文字的功力亦是成功公關必備的條件之一。



Kathy Lam林慧怡


(轉載自《Recruit》專欄)

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工作一段時間,人會變得麻木。活動搞完一年又一年,搞手會變得麻木。與記者混熟了,安排訪問輕然易舉,公關工作變成理所當然的繼續不斷,漸漸失去動力。就算活動搞得多成功,客戶舉起大姆指讚賞有嘉,搞手都是提不起勁,沒有那種興奮的感覺,別說慶功宴,只想速速離場完工。 有機會的話,請停一停步。回頭想一想,過去做過哪幾個活動,有甚麼得著,有甚麼缺欠,有沒有得罪了甚麼人,又交了甚麼朋友,是否帶來更多新的生意或合作機

投資於房地產,有所謂Location, Location, Location。在公關工作上,我覺得最重要的是Result, Result and Result。 搞一個記者會,成功與否,在於在多少間傳媒到來,寫出來的東西是否正面,這就是客戶最想要的結果。無論你如何解釋當天有何重大新聞撞到正,客戶的新聞角度如果冇料到,當天是星期日兼晨咁早,地點如此老連咁遠,作為公關,要不就是企硬要客戶配合,否則一經

由於本人曾有幾年時間全職在一間非牟利機構工作,主管其公關及電視製作部,因而獲得寶貴的人生經驗,及後離開再行創業,便因工作經驗及因緣際會,有幸能參與許多非牟利機構的公關項目及活動。這幾年間我一直蘊釀著一些念頭,覺得在現今社會講求資訊、包裝及公共形象的環境中,非牟利公關這一範疇應該更為人重視,更應花上更多機構的資源在這方面下功夫。 可幸是有很多機構真的願意,起碼會找我們這些「商業」的公關公司參與項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