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Kathy Lam

結果勝於雄辯

投資於房地產,有所謂Location, Location, Location。在公關工作上,我覺得最重要的是Result, Result and Result。


搞一個記者會,成功與否,在於在多少間傳媒到來,寫出來的東西是否正面,這就是客戶最想要的結果。無論你如何解釋當天有何重大新聞撞到正,客戶的新聞角度如果冇料到,當天是星期日兼晨咁早,地點如此老連咁遠,作為公關,要不就是企硬要客戶配合,否則一經簽定合約要跟客戶要求去實行,就是看最終結果來定案,沒有任何藉口與解釋。


記得看過一本講述一名士兵幫皇帝馬上送一封密函去敵人首領那裡,他沒有像其他的士兵一樣問東問西,例如:怎樣走進敵軍陣營而不被殺害?如何得知敵軍在哪裡?又如何去?是甚麼密函,內容關乎甚麼呢?點解要我去送,而不找ABC?今天我不舒服,下星期才給你送信可以嗎?對不起,我相信我送唔到。那位勇敢的士兵用自己的智慧去解決問題,去把信馬上送到敵軍首領手上,然後,回國只告訴皇帝,你要我辦的事,我已經辦妥了。我想每一個老板都希望擁有這種員工,不用擔心地知道他會順利完成任務,而不用你教他如何如何去完成任務。客戶的心態也是一樣,他多麼希望你不用煩他,卻把事情妥善處理,好好完成,然後定時定候告訴他的進度,或是在他正要想知的時候,你已經把答案告訴了他。


我時常跟同事說,要跟進事情勤快些,我已在客戶身上嗅出「囉」味,即是我已開始感到客戶們已開始失去耐性,開始感到不滿了。不竟我需要靠同事去幫我完成工作,而不能事事親力親為,有時我比客戶更早失去耐性,催促同事們交出「結果」。要找傳媒做訪問,便不停地Call,不停地想新點子去吸引傳媒,去找相熟的朋友記者拉拉關係,出賣人情,有時甚至乎專程相約記者交料,以誠意打動……總而言之,方法可以有一千一萬種,看的都是結果。沒有結果而又花了氣力,最終給客戶飛起了,別怪他人,只怪自己,一切就是看結果,客戶付出了金錢就是要看用錢買來的結果是否相對應。超出了預期,大家開心。達到了預期,又合作得開心,工作會繼續來。達不到結果,連朋友也做不成,失去了關係,更失去了口碑,永遠不知道不滿的客戶會在你背後說甚麼壞話。


所以,做公關的壓力就是要 把計劃“deliverable”實行出來,拿出結果。如果預知結果可能未必有預期效果,一定要「爆響口」,把問題放在桌子上去跟客戶一起去解決,去主動想辦法,去改變策略,去建議更多點子,都是一句,務必要把事情弄好,弄妥。


老實說,雖然可以在這裡寫有關公關專欄,我也得承認不是每一個客戶也滿意我公司的服務,我也得承認有時我也不滿意自己同事們的表現,有時把心一橫想不如自己親身跟進好了,但人的精力時間有限,不是自己去親力親為,不合格就是不合格。同事們一再犯錯,也就冇得留低,不過,得失了的客戶又怎會曉得已內部處分了自己的同事呢?我只是希望有機會將功補過,有再次合作的機會,不至破壞關係就好了。


因為說到底,公關都是服務行業,是與人息息相關的工作,哪個人可以跟老板一樣明白Result, Result and Result的原則與道理,哪個就是最好的員工。慶幸地,我都遇過不少Result-oriented的好同事,才能在過去20年在公關行裡打滾至今。



Kathy Lam林慧怡


(轉載自《Recruit》專欄)

1 view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工作一段時間,人會變得麻木。活動搞完一年又一年,搞手會變得麻木。與記者混熟了,安排訪問輕然易舉,公關工作變成理所當然的繼續不斷,漸漸失去動力。就算活動搞得多成功,客戶舉起大姆指讚賞有嘉,搞手都是提不起勁,沒有那種興奮的感覺,別說慶功宴,只想速速離場完工。 有機會的話,請停一停步。回頭想一想,過去做過哪幾個活動,有甚麼得著,有甚麼缺欠,有沒有得罪了甚麼人,又交了甚麼朋友,是否帶來更多新的生意或合作機

由於本人曾有幾年時間全職在一間非牟利機構工作,主管其公關及電視製作部,因而獲得寶貴的人生經驗,及後離開再行創業,便因工作經驗及因緣際會,有幸能參與許多非牟利機構的公關項目及活動。這幾年間我一直蘊釀著一些念頭,覺得在現今社會講求資訊、包裝及公共形象的環境中,非牟利公關這一範疇應該更為人重視,更應花上更多機構的資源在這方面下功夫。 可幸是有很多機構真的願意,起碼會找我們這些「商業」的公關公司參與項目。

不經不覺已在此寫了20多期了,今期想講下自己的經歷,如何游走於傳媒界。 本人大學唸文學,出身傳媒,讀書時已在電台工作,那時一放學便往廣播道跑,一鑽便是凌晨時份,通宵達旦。那時當電台競爭激烈,人人都態度認真,每一句開Mic講的Tag都會細心思考,一首歌有何意境,音樂的節奏怎樣配合預備了的講稿,反覆練習了,覺得滿意才成。當中的的內容要細心撰寫,一個節目兩小時,即是4個半小時,大約每半小時有6首歌,歌連